<button id="b8hry"><rt id="b8hry"><em id="b8hry"></em></rt></button><span id="b8hry"></span><thead id="b8hry"><sup id="b8hry"></sup></thead>

  •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視力保護:
    分散式風電從“破冰”走向“融冰”
    來源:中國能源報?? 日期:2018-10-16?? 字號:[ ]
      分散式風電是可再生能源的新興業態,是分布式發電的有機組成,也是市場化交易的有效載體。在風電競爭性配置資源和加速駛向“平價時代”的大背景下,分散式風電的優勢進一步凸顯。最近,一連串的行業論壇都將分散式風電列為最重要的議題,顯示出業內對這一產業發展趨勢的共識。
      有分析認為,今年將成為分散式風電的發展元年,但也有業內人士對這一說法持謹慎態度。“只有裝機量爆發了,才能真正稱得上產業發展的元年。而目前來看,雖然主管部門積極引導,相關企業大力推動,但仍面臨項目落地難、政策待細化等種種掣肘因素。”一位業內人士說。
      當前,最重要的是要架設一座橋,幫助產業跨越現實的鴻溝,抵達分散式風電的“希望田野”。
      分散式風電不是集中式風電的小型化
      不久前在揚州舉行的中國中東南部分散式風電開發研討會上,江蘇省能源局局長杭海表示,分散式風電是加快風電平價上網的重要模式。分散式風電可采用自發自用、余電上網的模式,上網電量由電網企業按照陸上風電標桿電價收購,分散式風電已率先實現風電用戶側平價上網。
      數據顯示,2011年—2016年,我國陸上集中式風電項目并網122.5吉瓦,分散式風電項目占比不到1%。歐洲分布式風電數據顯示,德國陸上風電累計并網50.8吉瓦,其中分布式風電占比90%以上。截至2017年底,德國全國單位國土面積風電裝機為155千瓦/平方公里,其中4個州突破了200千瓦/平方公里,而我國中東南部各省份中,如湖南、湖北、浙江、安徽等地已并網容量都不到20千瓦/平方公里,潛力有待挖掘。
      據杭海透露 ,目前江蘇省分散式風電已核準2.6萬千瓦,并網規模達1.1萬千瓦。統計顯示,2017年以來,我國已有15個省份下發關于分散式風電規劃建設的通知,規劃總容量超過9吉瓦。
      “近期一系列政策釋放出兩個信號:一是風電正走向市場化,競爭資源配置;二是加速平價上網。分散式風電項目可不參與競爭性配置,逐步納入分布式發電市場化交易范圍,這將進一步激發分散式風電開發熱情。”在2018第十一屆中國(江蘇)國際風電產業發展高峰論壇上,中國農業機械工業協會風力機械分會副秘書長余春平說。
      在潔源新能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魚江濤看來,分散式風電不是集中式風電的小型化、微型化,分散式風電意味著開發模式的巨大轉變。這對于微電網建設和其他分散式能源融合發展具有積極作用,是推動分散式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新模式、新挑戰。
      需要政策、技術、商業模式創新
      去年以來,國家能源局等主管部門接連出臺政策,推動簡化審批流程,為分散式風電“松綁”。但是,國家層面的引導如何轉化成推動產業發展的細化措施,仍有待地方做好具體的政策銜接。
      遠景能源副總裁田慶軍認為,目前分布式風電發展突出問題在于,政策上核準流程繁冗、電網接入細則不清晰且接入容量有限,項目開發上流程不暢,產品、技術沒有樹立行業標準,商業盈利模式不夠清晰。需要推進政策創新、技術創新、商業模式和合作模式創新。
      “實現分散式風電規模化發展最為關鍵的因素在于政府能否推出具體落地的簡化流程規范,在操作上支撐分散式風電項目。分散式風電發展需要地方政府提供一站式服務予以支持,降低項目獲取和判斷難度,激勵投資商、開發商的意愿。”明陽智能總工程師賀小兵說,“分散式風電規模化發展面臨的第二大難題是電網接入,分散式風電開發商與電網公司間的交流太少。如果這兩大難題不解決,分散式風電就難以迎來真正的爆發點。”
      金風科技董事長助理兼集團市場總監侯玉菡用“顆粒度”這個詞來形容分散式風電給整個產業鏈帶來的改變。當風電從集中式走向分散式,無論是對行業政策、產業規劃的制定,還是對項目開發、流程設計的再造,或是對整機商整體解決方案的創新,其要求都是越來越細。
      在中國可再生能源學會風能專委會秘書長秦海巖看來,風電產業的主要矛盾已經發生了變化。10年前的主要矛盾是風電成本太高,用不起;現在的主要矛盾是一些體制機制不適應產業的發展、配套設施不健全。而對于分散式風電這一新業態來說,這一矛盾顯然更加突出。
      田慶軍表示,要通過實踐打破項目部門核準“條塊”壁壘,建議地方政府簡化核準手續,通過核準承諾制、一站式服務、縣域打包核準,幫助企業降低開發前期工作的成本;同時要重塑開發流程,以有效適應分布式風電項目開發和運營現實。在商業模式和合作模式創新上,最關鍵的一點在于利益共享,風電開發商和整機商不再是簡單的風機設備買賣關系,而是更持久的戰略合作伙伴。
      更考驗整機商專業服務能力
      華能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曉朝從2009年開始探索分散式風電項目。“當時,大家都在搞集中式風電,我感覺很孤單。做行業交流的時候,別人聽到分散式風電都是一頭霧水。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參與進來,更堅定了我對分散式風電前景的信心。”張曉朝說。
      作為先行者,張曉朝有諸多切身感受。他認為,分散式風電更要注重規劃。這不僅指摸清當地的風資源,更是要結合整個地方的區域經濟的發展做出規劃。這樣,才能使分散式風電項目與地方形成更緊密的利益共同體。
      上海電氣風電集團副總工程師馬文勇表示,在規劃和設計階段,分散式風電要完成“五找”,即找網、找風、找地、找解決方案、找資金。
      賀小兵則認為,分散式風電項目開發將由傳統的資源競爭轉向負荷競爭,負荷是開發分散式風電項目全生命周期的關鍵點之一,要優選工業負荷。
      除了外界條件的影響,分散式風電對核心設備的風機也提出了不一樣的要求。
      不是所有的風機都適合在分散式場景中應用。在遠景能源副總裁兼首席產品技術官王曉宇看來,傳統集中式風電的投資開發,首先關注的是收益率,在符合傳統產品標準的基礎上,開發商一定會選擇收益率最高的風機。但當風機進入到城市等分布式應用場景時,傳統意義上的風機產品標準就會發生變化。對于分布式風機而言,最重要的指標是安全性。第二,是降噪,實現極致靜音。第三,是電網友好。只有做到這些,風機才能真正成為風景。
      而在分布式的場景下,風機和風場的邊界將模糊化,每一臺分布式風機都可能成為一個分散式風場。購買專業化服務將成為必然。這要求整機商不僅要提供風機,更要提供解決方案和專業服務。
      魚江濤表示,多元化投資將成為分散式風電發展的新常態。未來,園區風電、社區風電、農莊風電等新形式將會涌現。購買全生命周期的專業化服務,真正做到投資人和管理人分離,將成為主流。
      賀小兵建議,分散式風電的開發宜遵循“政策上許可、技術上合理、經濟上可行”的原則,“政策許可”主要由政府把關,“經濟可行”“技術合理”則主要依靠設計院和主機廠。鑒于主機廠多年來帶方案做項目的經驗,且均建設有自己的設計院,如果在項目正式報批之前與地方政府建立合作關系,聯合完成項目規劃工作,有助于政府有序管理;全區域規劃后,政府劃片進行招商,實現“統一規劃,分批招商,有序建設”,能更好推動分散式風電發展。


    打印】 【糾錯】 【關閉

       
    时时彩后三900注10中10

    <button id="b8hry"><rt id="b8hry"><em id="b8hry"></em></rt></button><span id="b8hry"></span><thead id="b8hry"><sup id="b8hry"></sup></thead>

    <button id="b8hry"><rt id="b8hry"><em id="b8hry"></em></rt></button><span id="b8hry"></span><thead id="b8hry"><sup id="b8hry"></sup></thead>

  •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